中元鬼节的约炮

上大学还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总喜欢在网上跟女网友聊骚,看见好看的就会想着约一炮。年轻气盛的青春时期,一夜情可能是最好的兴奋剂。#不色猴的故事

那年夏天暑假,我没有回家,说是勤工俭学,其实就是想躲在宿舍里上网打游戏聊天约炮。打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网友,加了QQ好友。QQ空间里她的相片小巧而有清纯,黑色的长发正好挡在她至少D杯的胸口。记得那天也是中元节,我发信息约她见面,她很爽快就同意了。

在约好的商场门口见到她了本人。那个时候网友见面,大部分都会失望,因为真人总是不如相片。这次见到的真人跟相片一模一样,甚至比相片上还要好看,简直让我像捡到了宝一样的兴奋。迫不及待地想立刻就去开房打上一炮。

“肚子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吗?”我故作矜持地问她。她害羞地低下头,一句话没说。她伸出手来牵住了我的手,好柔嫩的手啊,我想,她这么害羞,不会还是处女吧?

我们就这样手牵着手在步行街上散步,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我得意地享受着擦肩而过的路人们投来的羡慕嫉妒的眼神。走了一会儿,她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步行街上的一间小旅馆。果然,明明她想跟我开房,又不好意思说。我心中暗喜。

虽然是中元节,来开房的人还不少。我们在前台开好房,拿了钥匙,手牵手就进了房间。房间还不小,一张双人大床,顶上一面大的镜子,幻想着躺在床上做爱还能通过镜子看到自己,下身都觉得火热了起来。浴室外面就是一扇半透明的玻璃门,似乎在里面洗澡外面都能看得见的样子。

我们开始拥抱,接吻,我的舌尖感受着她舌头的温柔,我的胸口贴着她丰满的胸部。我的手在她瘦小的身体上疯狂的揉着,虽然瘦小,但是胸却那么有弹性。就在我准备用手伸进她的内裤准备揉搓她的下体时,她握住了我的手。“我想先去洗个澡。”她小声的说,声音充满了害羞和甜美。

“我想跟你一起洗……”我有点儿没皮没脸地说。她没有搭理我的话,径直走进了浴室,关上了玻璃门。我才看清那是一扇磨砂的玻璃门,她隐约可见裸体曲线更觉曼妙。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冲澡水的声音,她开始淋浴了起来。我一边看着她映在玻璃门上的剪影,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看着早已坚挺的火红滚热的小弟,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它圆滚的光头,对着它轻声地说:“一会儿要让你好好爽爽。”

她慢慢地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胸口,再到腰和下身。我躺在床上,用手握着直立的兄弟,耳边是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整个身体都感觉异常温暖。

这温暖带来些许困意,半睡半醒间我做了个梦。梦中却是《咒怨》的画面:一个女生站在浴缸里洗澡,正在洗头的时候,突然摸到了头上还有另外一只手……

突然惊醒,恍惚间想起自己还在约炮,一看表,只迷糊了十分钟。抬头向浴室看去,莲蓬头还在哗哗洒着水,但是磨砂的玻璃门里却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我转头看了看周围,她的衣服还扔在床上,房间里却只有我。我一抬头,镜子里也只有一个光溜溜的我坐在床上。

我的后背一阵冷汗,她不会是……我终于想起今天是中元节,鬼门大开。

浴室的水声还在继续响着不停,我屏住呼吸,觉得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我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

浴室还在哗哗响着水声,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靠过去,想再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没人。

就在我走到玻璃门前时,突然一个瘦骨嶙峋的手影啪地一声打到了门的下方,有液体顺着黑色的手影流出来,蔓延到门下。血!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啊地叫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撞鬼了!我后悔莫及,中元鬼节好好的约什么炮啊。连滚带爬跑回宿舍,关上房门和窗户,任房间里闷得像蒸笼也不敢打开。整夜没敢合眼,外面有任何声音都觉得是有鬼。猛地又想起跟她还是QQ好友,又颤抖着打开电脑删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

如此胆战心惊过了一周,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松了一口气。中元节终于过去了,也算是死里逃生了吧。

想起好久没有玩游戏了,我又打开了电脑。

进入游戏房间,她竟然也在,我吓得赶紧隐身,心砰砰跳个不停。她一边玩着游戏一边用语音骂着队友,跟一周前温柔的声音判若两人。但是她的账号她的声音没错。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新的猎物呢。

我心里怕得要命,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她在说什么。

“傻逼!“只听她骂道:”男人都是臭傻逼!”

“吃错药了?这么呛!”她的队友表示不满:“被男人强奸啦?”。

“要是强奸就好了,操”她愤怒地回道:“老娘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第一次跟男人约炮,开好房去洗个澡,浴室里贫血晕倒了,那傻逼不但不救我还跑了。傻逼,傻逼,操他妈的臭傻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