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那年,因为高考而分手的前女友突然联系我。

她说她在大学交了一个男朋友,很有钱,出钱让她做个近视眼手术,这样以后就不用再戴眼镜了。

她查了做这个手术最好的医院就在我上大学的城市,希望我可以陪着她去医院做这个手术。

“你男朋友为什么不来陪你?”

“他忙……”

火车站接她的时候,她先看到了站在出口从人流中寻找她的我。

“猴~”,一声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我的小名,熟悉的带着家乡方言的呼唤,一下子把我拽回到了中学时代。

从人群中看到拖着行李箱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衬衣,一条蓝色泛白的紧身牛仔裤,正冲我微笑地招手,戴一副大框眼镜,还像一个高中女学生。

我好想像高考前最后一天那样一下子冲上去抱住她。

我和她是高一开始在一起的。说是在一起,其实只是互相表白心迹。

回忆整整高中,我们最亲密的举动可能就是高一同班时牵过手,高二分文理班后亲过嘴。

进入高三,为了迎接高考,我们都刻意保持距离,偶尔校园里碰面,互相给对方一个笑脸,然后就能开心好几天。

高考前一天,学校早已经放假,我们在看考场的时候遇见。她和另外两个女生一起,我和一个哥们一起。

“再不上去就来不及了”,不知道哥们儿这句话是说去看考场来不及还是怂恿我。

我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

让围观的学生,家长,老师,路人都见鬼去吧……

“好久不见”,她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盯着我笑。我回过神来,赶忙把她行李箱接过来,不经意碰了一下她的手。

她像触电了一样把手缩了回去,脸上稍微泛起一丝红晕。

我想她肯定跟我一样,想起来我们高二的时候在电影院里,第一次手牵手的场景。

至于那场电影放的是什么,我竟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只记得握着她软软的小手,和自己砰砰的心跳。

医院附近订了一间旅馆的客房,我送她上去,收拾妥当,又一起去吃了晚餐。

我们聊了一会儿中学糗事,似乎都小心翼翼避开聊她的男朋友,和我的女朋友的话题。

“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来陪你去做手术。”我起身离开,准备动身回学校。

“晚安”,她送我到门口。

她从手术室被护士牵出来的时候戴着眼罩,说第二天才可以摘下来。

护士把她的手放到了我的手上,“照顾好你女朋友”,护士说。

我脸好烫,刚想否认,“谢谢护士姐姐”,她抢先一步。

我一只手牵住她,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从医院慢慢领着她走回旅馆。

我搂着她,才发现她是这样的娇小。她的“坚强”,一直让她在我心中是“高大”的记忆。

她不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儿。

有一次正在写作业的她抬起头来,我正好盯着她看,她冲我一笑,我感觉整个教室顿时明亮起来。

她眼睛很大,就算隔着眼镜的镜片。她的睫毛又密又长,笑起来眼睛眯成两条弯曲的弧线,就像漫画里的笑脸。

她跟你说话的时候,会瞪大眼睛盯着你,仿佛你的内心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你知道吗?如果连续三晚做同样的梦,梦就会成真的。”

她盯着我听我说话的时候,会突然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现在的她被蒙上了眼罩,外面带着墨镜,像一个盲人一样,娇小,无助。

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用胸口轻轻贴着她的肩旁,握紧她的手,扶着她另一边的胳膊,一步一步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

“原来什么都看不见是这么吓人。”

回到旅馆,我扶着她坐到床上,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跟我说起话来。

“明天以后你就再也不用戴眼镜都能看得很清楚了。”我一边帮她收拾从医院带回来的包一边跟她说话。

“可是今天我连你都看不见。”

“我今天会一直陪着你的。”

“不要离开,我害怕。”

“放心吧”

“谢谢”

我已经忘了是怎么开始,脑中记忆的画面只剩下我压在她的身上,紧紧抱住她的头,跟她深深的亲吻。

我们的嘴唇紧紧的相扣,我们的舌头互相缠绕。

高二的时候我在她家,我们也是这样的亲吻。

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一边亲嘴一边用她那双大眼睛盯着我。

“你为什么亲嘴还瞪着眼睛看我啊?”

“因为你把我眼镜摘下来我看不清啊。”

这次,她的眼睛被藏在眼罩后面,无法再盯着我了。

吻了很久,又好像没有多久。

我的嘴从她的嘴离开,滑倒她的脸,从她的脸吻到她白皙的脖子。

“我想要你。”,她对着我的耳朵喘着热气,轻声地说。

我一边吻她的脖子,一边解开她衣服的扣子,一边往下吻她被我脱下衣服而露出来的身体。

她除了还戴着眼罩,已经全裸着躺在了床上。

我从没有过如此近距离,如此仔细的盯着一具毫无防备的少女的身体。

她两只胳膊抱住胸口,双腿紧紧的合上,两腿紧闭的中间小腹上一小块稀疏的黑色倒三角形。

“你在哪儿?你在做什么?”,她因为看不见,有些害怕。

我扶着她的手,让她的手摸到我也已经脱光的身体。她手臂绕过我的后背,紧紧抱住我。

我的胸口紧紧压着她的乳房,也紧紧抱住她。

两具光溜溜的身体又缠绕在了一起。

“啊……疼……”

当我插入的时候她抬起头叫了一声疼,立刻她又像做了一件错事一样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不敢再继续深入,感觉龟头被她湿润的阴道口咬住,坚挺着的肉棒像一条海底管道,连接着我俩的下体。

停了一会儿,她伸出捂着嘴巴的手,摸索着摸到我的胸口,顺着我的肋骨轻轻抚到我的后腰。

她按了按我的后腰,示意我可以继续深入。

我抱住她的头,她的胳膊从我胳膊下方穿过搂住我的后背,任由我的下体撞击着她的两腿之间。

我盯着她的脸,她的眼睛被眼罩挡住,只能看见她挺起的鼻梁和雪白的门牙咬住的下嘴唇。

如果没有眼罩的遮挡,她是不是还会像从前那样睁着眼睛盯着我看呢。

起初,我还慢慢感受她湿润的阴道内壁。可当她忍不住松开咬紧的嘴唇,张开口急促喘气,轻声呻吟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忍耐地大力抽插起来。

她像被关了很久的野兽突然被释放出来一样,越叫越大声。我的上身被抱得越来越紧,只剩下我的屁股在她翘起分开的双腿之中上下起伏。我的下体和她的下体分开,结合,再分开,再结合。

高一开学的初次见面;她冲我眯起眼睛微笑;我们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第一次牵手;我们在她家偷偷的第一次亲嘴;亲嘴的时候摸她的腰;她怕痒地躲开;我们高考前的拥抱;成绩单下来我失望地痛哭;她考上如愿的大学离开家乡;我心灰意冷回中学复读;她给我写信描述着她大学的新生活她的城市;我由起初的向往,下定决心要考到她的大学,到后来的模考失望,绝望再到对她来信的反感。这些画面就在我一边跟她做爱一边像电影片段一样在我脑中闪现。

“我们分手吧,我有男朋友了。”

是我收到她最后一封信,我不但没有伤心,竟然觉得轻松。

我继续不停地抽插。

一边想象着她跟她男朋友做爱的场景,脑中又浮现出我跟我女朋友做爱的场景。

竟然有一种偷情般的快感。我下体膨胀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她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弯曲,手臂缠着我的后脖,双腿在我屁股上方交叉。

我们像逃命的动物一样拼命运动,终于伴随着我俩同时悲鸣般的咆哮,俩人的身体像触电一样剧烈抖动。

之后我压在她的身上,除了大口喘气的起伏,身体一动不动……

那次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后来我出国留学,她找了份工作,换了城市,换了手机,我们就连对方最后的联系方式都失去了。

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爱人,我想她也一定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幸福生活吧。

偶尔,在工作时发个小呆,突然闻到一阵似乎是她身上的清香,做爱进行中的某个瞬间,我会突然想起她。

渐渐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模糊到我开始怀疑那次相遇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我自己的意淫。

我又梦见了她,梦中看到她从火车站出来,没有戴眼镜,瞪着大眼睛看着我,“猴~”,她轻声呼唤着我的小名。

我又梦见了她,梦中她在高中的教室里坐在我的身后,我回头看着她低头奋笔疾书地做着习题,她发现我在看她,抬起头,冲我一笑。

我又梦见了她,梦到我们俩同时高考成功,考进同一所大学,我们一起大学毕业,然后我们结婚,我们愉快的做爱。

她对我说:“你知道吗?如果连续三晚做同样的梦,梦就会成真的。”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我害怕她再一次突然消失,惊恐地从后面一把抱住她。

别走!我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突然我清醒过来,后背冒起冷汗,我抱住了自己的老婆,却在呼唤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我的双臂僵住不动,闭上眼睛,绝望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血雨风暴。

“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

我睁开眼睛,看见转过来的,是她的面孔,又密又长的睫毛,眼睛眯成两条弯曲的弧线,就像漫画里的笑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