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缘感君一回顾

他遇见他是他从陆军学校毕业后的第二年夏末秋初。

那时候他已经是一名年轻的军官。而他是刚刚入校的大学生。

他高高瘦瘦,穿着迷彩的军训服站在他们排的第一列,他很难不注意到他。

九月的残暑天,女孩子们受不得这样的苦,撒娇耍赖;男孩子们跟着拍手起哄,插科打诨,不亦乐乎。

年轻的他虽然常常被他们捉弄得手足无措,但那些日子却充实而快乐。

这样的大学生活,他从未有过。

他毕竟只大了他们六岁,都是正值青春年少。很快男生便会在查寝的时候偷偷拉着他吃东西,拍着他的肩膀,称兄道弟。他们也说,教官,来一起打篮球啊。

他笑笑说,违反纪律,我给你们加油。

怪不得他这样高,他想,原来他篮球打得这般好。

他一个漂亮的转身,上了一个三步篮。

他正为他拍手喝彩,却见他落地的一瞬间,转头看向他,笑容绽放开来,留着汗水的脸越发白皙,几缕头发垂在额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没了颜色。

他看到他起伏的胸膛,似乎能听见那砰砰的心跳声与自己的融合在一起。周围的一切似乎也都没了声音。

他的目光穿过虚化的人和事,就这样定定地锁在他的脸上。

只缘感君一回顾。

后来他无意中看到这句诗时,实在后悔小时候没有多读些书。那时候,如果他的脑中能闪过这句诗,就更完美了。

分别的时候,他送了他一个勋章。

我的第一个勋章,留个纪念,别丢了,也别让别人看见啊。他冲他眨眨眼。

然后他笑着像个成年人一样与他握手告别。

他的指尖这样的冰冷,丝毫不像那个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热血男孩儿。

他不由多握了会儿,想要温暖它。

教官,留个手机号啊,常联系。他的笑不再像球场上那般耀眼灿烂,但依旧好看。

好啊。他掏出记号笔,握着他的指尖在他掌心写下一个号码。

我不会经常用手机,你可以给我留言,我看到了会回给你。

他写得很慢,直到他觉得他的指尖不那么冷了才松开。

写好了。他抬起头,对上他正默默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瞳孔的颜色那么浅,浅得让他觉得里面只映得出他一个人。

有八个月的时间他们都在断断续续的联系着。

都说了些什么他没能记清。

他只知道有什么东西开始生根发芽,他开始害怕,害怕会长成参天大树。

那一年不太平。

夏初的时候上面说要出任务了。谁都不知道是什么。

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

见一面吧。他说。

他赶到公园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他远远地看见他坐在长椅上,嘴里叼着吸管正在喝酸奶。

他看起来那么年轻,像是还在长身体的孩子。

他放缓放重了脚步,他歪过头看见他时略显慌乱地站了起来。

他走到他面前,微微仰头才能对上他的视线,你又长个子了,他笑。

我要出个任务,归期未定。他没有多少时间在外面逛荡,单刀直入地说。

他愣了愣,张了张嘴,又沉默地抿紧了。

不是能不能说的问题,是我也不知道。他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

我等你回来。他未经思索,脱口而出。

他觉得心里那棵参天大树早已经枝繁叶茂,只是他不敢认罢了。

他终于忍不住倾身上前轻轻拥住他,惊觉他竟这样单薄。

他像个好前辈那样拍了拍他的背,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好像最近外面不太平,你少出去逛。

他觉得怀里的身体僵了僵,他看不见他的脸。拥抱真是奇怪的事情,明明离得这样近,却看不见彼此。

等他略略拉开他可以看向他时,已错过了他眼里的惊涛骇浪,只余下点点涟漪,也足以动他心魄。

他像是再也无法无视空气里蠢蠢欲动的情愫,微微俯下身,在他唇角轻轻地印了印。

他闭了闭眼睛,极力抑制着自己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欲望。

等……等我回来。他说。

他想数一数心里的那棵参天大树究竟有多少圈年轮,会不会像祠堂里的那些树一样多。

祠堂里的树是这个城市里最古老的树。

他想起那年军训后他曾用难得的闲暇在祠堂里消磨了一下午。

那时已是九月末,无数颗古老的大树下处处可见已死和将死的寒蝉。

蚂蚁在它们周围忙碌地爬行,迈着整齐而残忍的步伐,如此地生机勃勃,又是如此地死气沉沉。

尸横遍野。

尸横遍野。

他奉命去搬开那些尸体,好清理出一条道路让坦克过去。

他浑浑噩噩地走过去,机械地拖拽着那些已死的和将死的躯体。

他们究竟要清出一条怎样的路,他又要如何踏着这条路回到他们相逢的那个夏末。

他的眼中已没有了颜色,天地一片灰黄。

直到他再次低头企图要拖拽一双穿着碎花凉鞋的年轻的脚时,那熟悉的勋章就那样带着让人眩晕的色彩跳进他的视野中,仿佛要刺瞎他的眼。

握着勋章的是那双细长白皙好看的手,熟悉又陌生的手,拍过篮球的手,他紧握过的手,拥抱过他的手。

积攒了多少天的绝望终于汹涌而来,呈灭顶之势。

他双腿脱力再也撑不住,歪倒在地上。

他依然紧紧盯着那紧握勋章的手,视线渐渐地模糊,大脑却渐渐地清明。

许久,他听到有同伴在叫他的名字,可他还是站不起来。

他想,算了吧,站不起来就不站了。

他最后用仅有的力气把手里的枪对准了自己。

听到枪声的一瞬,他想,如果他能早一点读到那句诗就好了,可以在他转头对他绽放笑容的那一瞬,在心里默默地配上那句诗:

只缘感君一回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