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比乌斯爱人

不色猴的故事

Intro

大一开学没多久我就交了一个女朋友,不到半年被师兄抢走。

大二迎新晚会认识了一个师妹,追求一个月成为女朋友。

大三时前女友过来哭诉师兄是个渣男,帮她跟渣男打了一架。女朋友知道后觉得我旧情复燃提出分手回去找她大一初恋。

大四快毕业想找女朋友打个分手炮被女朋友骂混蛋找初恋把我揍了一顿。#不色猴的故事

制作一个莫比乌斯环方法很简单:

剪一张长条状的纸条,捏住一端将另一端旋转一圈,然后将两端粘在一起,一个简易的莫比乌斯环便做好了。

你可以用手不断触摸纸环的路线,会发现这张纸只有一面,并可以无限循环下去……

🐒

–咦?不色猴@DrMaCaCa

Chapter1 悲伤的恋爱

如果说通往女人心灵必须要经过阴道的话,我想我跟大学第一个女朋友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到达过她的心灵。

我们是坐同一个航班出国,一起抵达日本,进的同一所语言学校,最后又进了同一所大学。

所以大一开学没多久,我就向她表白了,她很快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于是在异乡的大学校园里,我们似乎回到了国内。

一起去学校上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一起去便利店打工,晚上一起做饭吃饭。

我们学日本人吃饭前双手合十说“我开动了”。吃完饭后,我们互相鞠躬笑着对对方说“多谢款待”。

在一起后,我们始终相敬如宾,不敢越雷池半步。

我们喜欢晚上一起去河堤上跑步,呼吸夜晚河边香甜的空气。沿着长长的河堤跑完,我们会手牵着手原路走回来。

我们有时候也会躺在河堤下的草坪上看天上的星星,趁着她不备偷偷在她脸上亲一口。

刚开始的时候,突然亲她一口她还会脸红地打我一下,还故意躲开让我亲不到。

有一次在我突然袭击的时候,她故意转过头来面对我,正好让我亲到她的嘴巴。接触到她柔软嘴唇的一瞬间,我像触电一样躲开。她却笑的直不起腰,看着她笑的样子,我的脸变得好烫。

我自尊心被伤害了一样上去抱住了她,嘴唇贴上了她的嘴唇。

于是我们亲吻了,接着我们舌吻了。

我喜欢她柔软的嘴唇,喜欢她温暖的舌头。她说喜欢我嘴里有蔬菜的清香,我也喜欢她嘴里香甜的口感。

从此之后,我们就每天晚上坐在河堤的斜坡草坪上,聊天,看星星,拥抱,亲嘴,舌吻。

大一开学半年后,我们上床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个师兄一直在追她,而她似乎并没有拒绝师兄的追求,在我们上床之前,她其实已经答应了跟师兄在一起了。

只是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

师兄,比我们早一年来到日本。我们抵达日本的时候是他去机场迎接的我们。

他领着我们住进了语言学校给安排的单身宿舍,领着我们办理的各种入国和入学手续。

后来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我们两个人的房间,也是他帮忙给租的,三间挨着的小房间。

那是春节,我们都没有回国。

日本并没有中国的春节假期,学校也正常上课,而且还是学期末,一堆报告和考试需要准备。

年三十那天,同期的中国留学生们约好一起聚会包饺子吃年夜饭,地点是师兄的家。

那天师兄心情很好,一直在张罗着大家吃喝玩乐。

但是她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没有吃完她就说身体不舒服想回家。

我担心她就陪着她一起回了她的房间。

一进屋她就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声地说:

“我们做爱吧。”

我的兄弟早已不争气地站起来把裤子顶成了一个与身体垂直的帐篷。

当每天幻想的场景真的出现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只能靠手的抖动来分清现实和意淫。

我能分清这是现实,因为我的手无论按在哪儿都抖动的特别厉害。

她躺到了榻榻米上,闭上眼睛,红着脸,急促的呼吸。

我爬到她的身上,近距离看着她胸口的衣服被圆润的胸顶着上下起伏。

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心跳动得身体跟着震动,像是正在经历九级地震,随时会把心脏震到身体外面。

我压在了她的身上,抱着她的头与她舌吻。

她呼吸急促的回应着我的舌头。我感觉下身顶着她的下身越来越紧,越来越胀。

我翻身到她身旁,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穿过一小簇细软的卷毛,手指感觉到了两块肉鼓鼓的小包。

我用手指摸索到小肉包的缝隙,感觉很紧的缝隙中,流出温暖湿滑的粘液。

我脱下自己的裤子,下身像雄鸡一样高高地昂起了头,全身的热量都仿佛集中到了这根红色的肉棒上。

我扶着她的手握上去,感觉她的手很凉很凉。她小声的嘀咕一声“好烫”,就慌忙把手拿开,再也不敢睁眼。

我脱下她的裤子,想看看她下面什么模样,被她给拽了上来。

“不许看下面,太丑。”她拽着我的胳膊说。

我用手扶着滚烫的肉棒,把龟头贴在了两块肉包中间的缝上。

她似乎感觉到被硬东西顶住了下身,不自觉的“啊”了一声,然后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赶紧闭紧了嘴巴。于是鼻子里进出的气更大更频繁了。

我的龟头继续沿着缝隙往下滑动。

我闭上眼睛,拼命感受龟头在缝隙上的感觉,想早点找到花心的入口。

可是越着急越找不到,龟头就在缝隙上上下滑走,感觉小肉包越来越滑,缝隙也越来越大。

当似乎感觉到了花心入口的地方,我激动地用力顶了下去。

龟头被紧紧的压在了两个小肉包中间硬硬的地方,依然没有对准花心的入口。

就在我着急的同时,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从下身一直扩散到全身。一直紧绷的肉棒突然控制不住的有节奏的颤动。

我俩都尴尬地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只有我的下身还在做最后挣扎的颤抖。

隔壁的欢声笑语让我缓过神来,低头看见她的下身肉包上,毛上全是半透明的乳白色的精液。我赶紧拿过来桌子上的纸抽,想把她的下身擦拭干净。

她推开了我,“我自己来”,她小声的说。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她转过身背对着我一边低头擦拭下身一边说:“一会儿我爸妈还要跟我视频,你也赶紧回去吧,家里人也等着你拜年了吧。”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

她擦完身体,提好裤子,转过身来对我微微一笑,说:“没事儿,就是过年了,有点想家。”

我已经想不起来我是怎么离开她家的。

我也想不起来她有没有跟我提过分手。

总之过完年后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跟我说话,不再跟我亲热,不再跟我牵手,甚至我感觉她一直在躲着我。

于是大一的春节后,我又变成了单身。

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单身了,但一直都觉得莫名其妙,总想找她问问清楚。

虽然她家就在我隔壁的隔壁,中间隔着师兄的房间,但是每次敲门也总没有人应答。

虽然偶尔在校园或者回家的路上,但看到她看到我就躲开的样子,我也不好再去追问她什么了。

差不多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大学放寒假了。

一个周五的晚上,本来应该去打工的我因为同事临时有事跟我换班,于是一个人在房间百无聊赖玩着电脑游戏。

突然我听到隔壁有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墙的声音,还听到师兄的笑声。

应该是师兄家来了客人。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直到听到有节奏的撞击声和师兄随着撞击声发出来的低低的喘息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师兄在家跟人做爱。

我立刻变得呼吸急促起来,耳朵贴在跟师兄家挨着的那面墙上。一边偷听隔壁的声音,一边幻想着隔壁正在做爱的姿势。

其实我也看过不少A片,有码的无码的,欧美的日本的都看过。看多了以后就很难硬了。

当现实中听到做爱的声音,尤其做爱的其中一个人还是你认识的人,那感觉就跟看A片完全不一样了。

我紧贴着墙听隔壁的声音,感觉断断续续并不清楚。于是我学着电视里一样,赶紧找一个空杯子,扣在墙上偷听。

果然隔壁的声音听得异常清晰,我都能想象出来隔壁就贴在这面墙的后面两个人光着身子的样子。

奇怪的是听不到女生的声音,只听到师兄发出的伴随着震动的撞击节奏的嗯嗯嗯的声音。

在师兄由嗯嗯嗯的声音变成更大更快的啊啊啊的声音后没多久,暂时安静了下来。

就在我以为结束的时候听见师兄说话的声音:

“你转过来跪着,屁股对着我,双手扶着墙。”

你能想象这样的一个画面吗?

日本老式房间的一面薄薄的墙壁,一对裸体的男女在墙壁的一边,女生贴着墙跪着,男生从后面插入。

在墙壁的另外一边,一个男生贴在墙上,面红耳赤,两眼无神,下身坚挺。

现在完全能听清肉体撞击的清脆的啪啪声,仔细听还能听到肉体紧贴时被粘液粘住,分开时被拽开肉体弹一下的声音。

师兄不再只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你流了好多水”,我听见师兄说,“你为什么不说话?是怕被隔壁听见吗?他今天不在家。”

我丢掉偷听的杯子,把脸也贴在冰凉的墙壁上。

中间的这面墙仿佛消失了一样,我能感觉我和女生脸贴着脸。

我能清楚地听到女生的喘气声和每次撞击后的从嗓子里发出的啊啊的声音,我忍不住握住了自己坚硬的兄弟。

好像真的插进去一样,我用手紧紧握着发烫硬起的肉棒,按照撞击的节奏,上下搓动起来。

我闭上眼睛,贴着墙壁,听着女生的啊啊声,听着每一次肉体的撞击声,随着师兄的节奏上下搓动着紧握肉棒的手掌。

师兄一边撞击一边说话,但我已经没有精力去听他的声音了。

撞击的节奏越来越快,我也撸得越来越快。

就在女生终于憋不住放声“啊”的一声叫出来的同时,我脑中突然浮现出春节跟女朋友做的画面,忍不住一阵颤抖,大量的白色精液从赤红的龟头的嘴巴里射了出来,喷到了墙上。

“我想去找她,我想去找她做爱。”

我提上裤子后只有这样一个想法。我打开房门准备去找她的时候,师兄家的门也打开了。

我看见我的女朋友从师兄家走了出来……

大一结束的时候,我重新找了房子,搬了出去。

走的时候清扫了好久,被射上精液的墙纸都被我刷破了皮。

房东来检查房子的时候说我房子用的太破坏,整个墙纸都要换新的。

“全换了吧。”我离开房子的时候对房东说。

Chapter2 快乐的做爱

如果快乐的故事没有悲伤对比,等你习惯了快乐,你会误以为快乐就是悲伤。

师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觉得她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她不会像别的女生听见黄色笑话就会脸红生气。她是那种你开一个黄色笑话,她可以给你回好几个的女生。

第一次插进去后我发现她下面流血了,当时就把我兴奋的兄弟给吓软了。

她皱着眉看着床单上的红色印记,再看看我软趴趴的兄弟,转而笑着说:“我曾经跟朋友约定,20岁前要破处,谢谢你帮我实现了”。

于是大二开学一个月,我从一只单身狗变成了一个有对象的人了。

“没想到你是处女。”,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

正在用纸巾擦拭下身的师妹突然停止了动作。

“完了。”,我已经在心里开始骂自己了。

师妹背对着我跪坐在那里,面朝着窗户。

从我的角度看正好看见整个后背的黑影,像一尊塑像一样,定格在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在心里拼命地向她道歉,但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过了好久,她慢慢地起了身子,从身旁的地上拿起之前脱下的衣服,穿好,转过身来。

她盯着我,瞪着眼睛,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难受,完全看不出来,就是那样地盯着我。一句话没有说,拿起自己的书包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想我在刚刚变成了一个有对象的人的同一天,又变回了一只单身狗。

大二的生活比大一要忙很多,除了上课,还要挤出时间去打工。我每天很早就出门,打工到半夜才回家。

渐渐地我已经记不清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只是习惯性地时不时把从便利店带回来的便当挂在隔壁师妹家的门把手上。

转眼到了平安夜,那天我正像往常一样把便当挂在师妹的门把手上,忽地一双柔荑缠上我的腰,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道:

“我们做爱吧。”

那一瞬间,所有的师妹的记忆似乎又都回来了。

几个月来我都无望地盼着这一刻。脑子里嗡地一声,似乎是断了弦。下一秒我已与师妹再一次纠缠在榻榻米上。

我不知道彼此是如何就赤裸相对了,在我迫不及待的想把性器塞进她的阴道时,她呜咽着唤了一声“疼……”,我急喘着气低头看下面,似是又流了一些红。

可我实在没法让自己停下来,只好硬着头皮又往里面顶了顶。

她没有再喊痛,可是她僵硬的身体,憋得通红的脸,惶恐而迷茫的眼睛都在提醒我此刻的她除了痛苦并无其他。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我不敢开口问,索性闭上眼睛奋力前行,当精液混着淡淡的血水流淌下来时,我们都松了口气。

从那之后,她似乎觉得她自己有问题,无法正常做爱。

而我一想到做爱就会想到流血。以至于我们对做爱都有了一些恐惧,从而做得很少,就算做了也是草草了事。

有时候我宁可一边看着A片一边自慰。

可是每次自慰完了之后的空虚感让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做了,但还是忍不住地不停地重蹈覆辙。

大二寒假的时候,留学生都在拼命打工。我把我的工作介绍给了比我小一届的师弟,他每天晚上打夜工,因为比白天赚得多。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喊师妹过来挑个电影看。她指着电脑里那个日本动作片的文件夹说,这里面有什么好电影?

“没有!”我慌忙否认。

“A片吧?”她笑着问,“我……我没看过A片……”

“嗯……你想看吗?”,我的心跳个不住。

“嗯。”她的回答声几不可闻。

她红着脸盯着电脑屏幕,我微微侧脸看向她,好像我从未如此仔细地看过她。

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毛绒睡衣,抱膝坐着,两眼睁得大大的,鼻子以下却都埋在膝盖后。我隐隐看到她的胸口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的阴影随着屏幕的光晃动着,她伸手把头发别向耳后,有一缕从脸颊边滑滑地垂下。她紧紧抿着嘴,让微微上翘的鼻梁显得更高。

她终于发现我盯着她,脸越发红了,“别……别这么看我。”

“怎么看你?”我像是突然开了窍,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她软软地栽到我怀里,毫无意外地撞上我早已坚挺的小兄弟。

“啊!”她轻叫了一声,想撑起身子,我却顺势揽住她的腰,抓住她的手慢慢放到裤裆那儿拱起的小帐篷,颤声道,:“你……嗯……摸摸它……”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轻轻摩挲着小帐篷,似是不经意地问:“有人摸过吗?”

我想起和前女友那次失败的第一次,顿了顿,继而摇头道,“没有。”

她似乎并不介意。低着头,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终于道:“裤子脱了好不好。”

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像一个毛头小子,希望她没注意到我解裤带的手禁不住的颤抖。

她的手终于握住我的坚挺,却不敢用力。

她缓了缓气,突然伸出指尖捏了捏龟头,我的小兄弟禁不住跳了跳,她却吓的缩了手。

我忙抓住她,:“别走,求你了……”

她期期艾艾地轻轻把手放回来,我趁机搂住她的上身,她的手僵硬的握着我的肉棒,一动不动。

“握得紧些,它会变大的。”看不到她的脸,我说话自如多了。

我侧过脸轻轻点了点她的耳垂,她先是躲了躲,又转过头来想看我,我像是看不得她的眼睛,低头吻上了她。

当她的舌头轻轻扫过我的下唇时,一股热意从腹股沟直冲上了头顶。我一把将她推倒在榻榻米上,喘着粗气道:“我能不能……看看你下面……”

她只是急促地呼吸着,并未答我,只是在我试图脱下她睡裤的时候轻轻抬起了臀部。

我看到她天蓝色的内裤湿了一大块儿,变成了深蓝。

“湿……湿了,”我拿手指点了点那儿。

“别……别碰,”她扭着身子往上蹭了蹭。

“我要脱你内裤了,把屁股翘起来一下。”

她乖乖的挺起腰,让屁股离开榻榻米。

我双手扶着她两侧的内裤边缘,沿着长长的大腿,把内裤慢慢地脱了下来。

我并拢手指,按住了她的下身。

“你的下面好热……好湿……让我看一眼好不好?”

看见她蒙着头在那里摇头,我就用双手掰开了她的双腿。

我爬到她的两腿中间,仔细的看着她的下面。

“好漂亮,像花瓣儿一样……”

“你看……就看,不要说话……”,她有些生气了。

粉色的花瓣,从花蕊中流出像蜜一样的带着光洁的液体,在电脑屏幕的光照下发出晶莹的光芒。

我忍不住伸上前,卷起舌头,吸了花瓣一口。

她浑身一哆嗦,扔开蒙在她头上的睡衣,抬起头看着我。

我抬起眼睛看着她,嘴巴并没有离开花瓣。

“你看,A片里的男人也正在做同样的动作。”

我俩同时转过头去,看着屏幕里的画面。

我学着里面的样子,用舌头在她的花瓣上上下滑动。在花瓣的上方的凸起的小豆豆上用舌尖画圈。

她仰头躺下,头顶顶住榻榻米,尖尖的下巴高高的指向屋顶。

她双手伸直到按住在她下身的我的头,手指用力抓着我的头发。

“水越来越多了”,我一边舔一边说,“好热,把衣服都脱了吧。”

我帮着她脱下睡衣,自己也赶紧脱掉半褪下的裤子和上衣。

睡衣脱下来后才发现她的胸部巍然高耸,刚刚完全被松垮的睡衣掩盖住了。

左右两边的乳房非常的对称,像熟透了的白桃,坚挺但又柔软。

我低下头,把脸埋在她的双乳中间,体香让我陶醉。

我稍稍从乳沟离开,贪婪者吮吸着像花蕾的乳头。

我一边揉着一侧的乳房,一边吮吸着另一侧的乳头,她伸过双手抱着我的头让我和她的头贴在一起。

我的胸口紧紧贴住她的上身,她的乳房被我们紧紧夹住变成扁圆扩散在我俩胸口中间。

我的依然高昂着头的肉棒也紧紧贴在她的下身,她浑身发抖。

“你冷吗?”我问

“不冷……”,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能感到她从嘴巴吹到我耳朵的热气,“我想让你放进来。”

“什么放进来?”,我明知故问。“讨厌……我想你……把那个放进来……”

我轻轻地把她压在身下,小心翼翼的把滚烫的膨胀的龟头对准花瓣的花心。

“我要进去了……”,说完下身往前一挺,整根肉棒就消失在花瓣中。

我突然感觉从被温暖湿润包裹住的下身涌出一股暖流,瞬间温暖了全身,冲到头顶。

“原来完全插进去是这种感觉!”

“疼吗?”,我看到她皱了一下眉,关切地问她。

她没有说话,紧闭着眼睛和嘴唇,摇了摇头。

我慢慢的把被包裹的肉棒从花瓣里面抽出来。

“不要出去……”,她紧紧抱住我。

于是我又慢慢地把肉棒推到最里面。

之前的那股暖流随着拔出推入,源源不断地涌向全身。

我像贪婪的小狗,不停地抽插。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快速。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

我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忍不住随着每次的大力的动作叫出声来。

“啊……啊……啊……”

又来一阵暖流,感觉膨胀的肉棒更涨了,我知道这是要射精的感觉。

我还不想这么快射,我还想继续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你转过来跪着,屁股对着我,双手扶着墙。”

我抽出肉棒,分开她的身体,让她换一下姿势。

短暂的离开让不停膨胀的肉棒停止了继续膨胀,稍微哆嗦了两下,让肉棒冷静下来。

她转过身体面朝墙壁跪起来,身体前倾,双手撑住了墙,屁股对着我,紧闭的嘴唇已经张开,大口的喘着气。

我跪在她的屁股后面,压住挺拔翘起来的肉棒,看着她圆滚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

“你流了好多水”,我低头看着她的屁股说。整个屁股上都沾上了她流出来的水。

每次的撞击之后,都能看到圆润的屁股被撞击的波动。每次抽出,都能看到粘液在分开的肉体中间拉丝。

撞击的声音因为屁股上沾满的水比之前跟大,更脆。

pastedGraphic.png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怕被隔壁听见吗?他今天不在家。”

“膝盖有点疼……”,她终于说话,“可不可以站起来……”

“你站起来贴在墙上。”我插入的肉棒没有离开她的下体,紧紧贴着她的屁股,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站起来身来。

她面朝着墙站好,胳膊贴在墙上,头枕在胳膊上。坚挺浑圆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腹,紧紧包裹着我的肉棒。

我站在她身后,左手手扶着她从身后看起来更细的蛮腰,右手伸到前面,用手指抚摸着花瓣上面的豆豆。

”啊……啊……啊……“

她终于忍不住,随着撞击的节奏叫出声来。

我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力。揉着豆豆的手也无法再动。

双手回来扶着她的屁股,用力捏着圆滚屁股上的紧致的白肉。

我们像用着相同的节奏舞蹈,我往前顶一次,她往后用一次力。

我们像用着相同的节奏唱歌,我用低音唱,她用高音和。

“我感觉好舒服……”,我一边大力抽插一边叫了出来。

“我也是……”,她枕着胳膊闭着眼睛说。

“我感觉你夹得越来越紧了……啊……啊……”

“我感觉你的越来越大了……嗯……嗯……”

她贴着墙壁的手掌突然握紧了拳头,紧接着我感觉到紧裹着我肉棒的阴道内壁像地震一样的震动收缩。

我感觉全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我用力最后一顶,突然间砰的一声,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一样。

肉棒已经无法控制,一紧一松,一前一后地在正在一样节奏收缩的阴道里面喷射……

“好害怕~”,不知道过了多了多长时间,蜷缩在墙角的她用还在发抖的声音说了一句。

我双手支撑着墙壁,胳膊也在发抖,像一把撑开的伞立在她的身旁,撑在她的头上。

“害怕什么?”,她全身还在发抖,我蹲下来抱紧她,轻轻地问她。

“害怕再也不会这么快乐……”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Chapter3 分离的聚合

如果没有聚,也就无所谓散了。

师兄说,春节的时候我们再聚一聚吧。

“好啊,去年你请客,今年我来做东。吃火锅包饺子怎么样?”

“行啊,你负责火锅,我们包饺子。”

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忘了前女友。

自从跟师妹在一起后,我只是偶尔在某个瞬间会想到她,我想这代表我已经放下她了。

但当看到她和师兄双双走进我家门时,我心里还是一沉。

脑中不禁浮出我边偷听着他俩在隔壁做爱边自慰的场景,不由尴尬十分,却又得摆出自然开心的样子,不停地往火锅里加肉加菜,又张罗大家把酒满上。

“你怎么说搬家就搬家了?”师兄突然问道。

我一愣,眼睛不由瞟向前女友。她也正好看过来,我俩目光一碰,忙又各自移开。

“这边房子离学校近,又便宜些。”我胡乱应道。

“放下我来吧。”菜吃的差不多了,前女友起身准备再去弄点,我连忙起身接过来。

师妹却突然说:“我……有些头疼,就先回去了,你们再多玩儿会儿,别扫了兴。”

“我送你。”,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师弟赶忙起身。

大家喝到深夜终于散了。我拿着感冒药去看师妹。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脸上泪痕未干。我心生怜惜,轻轻地抱住她,她笑笑说,:“没事儿了,新年快乐。”

大二的寒假,我又见到了前女友,在我们曾经手牵手走过的河堤上。

她一个人坐在草地上看河水。“你……还好吗?”我走过去坐下来。

她沉默了一会儿,却问道:“你和师妹还好吗?”

“挺好的,很开心。”我想起昨夜和师妹纠缠在榻榻米上,脸上一阵发烧,忙低了头。

“不错嘛,以后可要一直都开心下去啊。”前女友看着我说。

“你也是。”我也笑了。

“谢谢。”她转过头看着河水。

“是我该谢谢你。”

我轻轻地抱了抱她,像一个好朋友。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离她这么近。

三月,整个日本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没有水,没有电,没有食物。

我四处觅食的时候,最后一次遇到了前女友。

在河堤上,她正一个人拖着行李走。

“你还好吗?你要走了吗?”我忙追上她。

“我要回国了,每天有那么多余震,我害怕,家里也担心。”,她说。

“师兄呢?”

“不知道,我们早分手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回来了。”

我想好好说一句“再见”,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问:“为什么分手?”

她愣了愣,眼眶有些红。

我慌忙道:“对不起,你不用……”

“没关系,都过去了。他……心里一直有别人。”

我眨了眨眼,愣愣地不知该说什么。

她却笑了:“好了,你好好保重。”

她转身的时候我看见有泪水从她的脸庞滑下来。

看着她的背影就这么一晃一晃地越来越小,忽地她转过身来,冲我招了招手,大声喊道:“再见了,祝你幸福!”

我突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儿,春寒料峭,河边的风吹得我浑身禁不住哆嗦起来。

好半晌,手里拎着的几大瓶矿泉水坠得我手腕酸痛,我回过神来,天已擦黑。

叹了口气,我转身正准备回家,却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忙地走近,是师兄。

我不禁心头火气,握紧了拳头。

我根本没想好要做什么,可是在师兄走近时,我手里的几大瓶矿泉水已经砸向了他。

他毫无防备地倒了下去。我暴躁地踢了他一脚,:“站起来,你这个混蛋!”

过了一会儿,他手抬了抬,撑着地想要站起来。我心里突然有些怕,转身快步朝家里走去,边走边喃喃道:“他活该,活该!”

师妹等我已等得有些心焦。见我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我喘着粗气举起一袋子的大瓶矿泉水给她看,才发现袋子底部早已破烂不堪,只剩下一瓶矿泉水一半露在外面摇摇欲坠。

我张口结舌,妄图解释。

师妹却像是洞悉了一切,冷冷道,“你一直爱着她?”

“没有!”我赶忙否认。

“那她分她的手,你气什么?你又打什么抱不平?”

我看着师妹阴沉冷漠的脸,想着前女友拖着行李箱的背影和被我砸倒在地上的师兄。

我嗫嚅道:“对不起……”

“没关系,我早就看出来了,春节那次聚会你看她的眼神就不对。”

“我没有……”

“其实我们在一起之前,我跟师弟谈过恋爱。”她一口气说道。

“……”

师弟?哪个师弟?我一时间觉得天旋地转。

“分手吧!你心里一直有别人。”

师妹像前女友一样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我很想师妹。

每到晚上,我一个人躺在被子里,我就觉得周围都是她残留的味道。

她的体香,她用的洗发水,她在我身下承欢时流出的汗水。

我好想师妹。

我想和她做爱。

等我终于再次见到师妹,师弟陪在她身边。

我看见他把她逗笑,看见他轻轻抱住她。虽然刺眼,可我还是贪婪地看了她一会儿。

我知道,她已经不再属于我。

我漫无目的地往家里走去。路过河堤时我不禁停了下来。

“再见了,祝你幸福!”,我仿佛又看见前女友冲我招手。

“再见了,祝你幸福!”,我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泪水已蒙了我的眼。

Chapter4 莫比乌斯爱人

开始的开始在哪里,最后的最后又在哪里?如果世事都像莫比乌斯环一样无正无反,无始无终呢?

我去河堤跑步,累得无法呼吸,仿佛这具躯壳已不是我的。

师妹已无法挽回。我也不知道心里是否一直住着前女友。

师妹,前女友,她们的脸在我脑中交织。

远远地我似乎看见有人手里拎着很重的东西迎面走来,那张脸,好像师弟。

我已跑得眼前发黑,与那人擦肩而过。忽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在医院里醒来。

医生说我晕倒在河堤的草地上,脑后有伤,问我是不是与什么人发生了冲突。

我拼命地回忆,我是看见了师弟了吗,不是的,他应该在师妹身边。

我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医院的床上,后脑还是隐隐作痛。

恍惚间我又到了师兄家,大家在一起开心地吃火锅。所有人都在。

吃了一半的时候,我头还是有些痛,想先回去。

师弟站起来说:“我送你。”

于是师弟把我扶回房间,我抬头看他的脸,恍惚觉得那张脸很像师兄又很像我自己。

我茫然地扫过整个房间,看到镜子里的我,穿着前女友的裙子,留着师妹的长发。

后脑勺狠狠地刺痛了几下,我的头一阵眩晕。闭上眼睛转过身,我靠向身边的人,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我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将他慢慢拉下来,凑上他的耳边轻轻道:

“我们做爱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